云南地处偏远,与中原文化发达地区有一定的发展差距,但云南也曾有许多在中国文化史上颇有影响力的人物出现,写下“滚滚长江东逝水”的杨慎,大观楼长联作者孙髯翁,国歌作曲者聂耳……

200年前的道光六年(1826年)有一位大学者来到云南,担任云贵总督。他的名字叫阮元,籍贯江苏仪征,是清代著名的著作家、刊刻家、思想家,在经史、数学、天算、舆地、编纂、金石、校勘等方面都有着非常高的造诣,被尊为三朝阁老、九省疆臣,一代文宗。

阮元 云贵总督

阮元在道光六年(1826年)迁云贵总督,至道光十五年(1835年)召阮元回朝,在云南11年间,阮总督惩治贪官、加强吏治、组织开荒、兴修水利、发展文化,颇有政绩。昆明城中翠湖上的阮堤,即为阮元牵头建设。他在担任云贵总督时,时常来昆明的名胜之地游玩,写黑龙潭的诗“千树梅花千尺潭,春风先到彩云南”,云南人无不佩服。

但是这样一个大学者、大官员,在云南却闹过一个笑话,落下一个不雅的绰号-“软烟袋”。

这个故事来源于云南人耳熟能详的大观楼长联:

五百里滇池,奔来眼底。披襟岸帻,喜茫茫空阔无边!看东骧神骏,西翥灵仪,北走蜿蜒,南翔缟素。高人韵士,何妨选胜登临。趁蟹屿螺州,梳裹就风鬟雾鬓;更蘋天苇地,点缀些翠羽丹霞。莫辜负四周香稻,万顷晴沙,九夏芙蓉,三春杨柳;

数千年往事,注到心头。把酒凌虚,叹滚滚英雄谁在?想汉习楼船,唐标铁柱,宋挥玉斧,元跨革囊。伟烈丰功,费尽移山心力。尽珠帘画栋,卷不及暮雨朝云;便断碣残碑,都付与苍烟落照。只赢得几杵疏钟,半江渔火,两行秋雁,一枕清霜。

daguanlou

阮芸台到云南后,在大观楼读到孙髯翁长联,认为长联有“汉、唐、宋、元之丰业伟功,总归一空”之意,是影射大清朝,也许也认为一介草民的孙髯翁文字水平太低,就擅加篡改,其改联云:

五百里滇池,奔来眼底。凭栏向远,喜茫茫波浪无边!看东骧金马,西翥碧鸡北倚盘龙南驯宝象。高人韵士,惜抛流水光阴。趁蟹屿螺州,衬将起苍崖翠壁;更蘋天苇地,早收回薄雾残霞。莫辜负四周香稻万顷鸥沙,九夏芙蓉,三春杨柳;

数千年往事,注到心头。把酒凌虚,叹滚滚英雄谁在?想汉习楼船,唐标铁柱,宋挥玉斧,元跨革囊。爨长蒙酋,费尽移山气力。尽珠帘画栋,卷不及暮雨朝云;便藓碣苔碑,都付与荒烟落照。只赢得几杵疏钟,半江渔火,两行鸿雁一片沧桑注:标红处为阮元改动处

阮元改联弱化了长联的气势,阉割了长联的内容和精神,将“伟烈丰功”改为“爨长蒙酋”,牵强附会,长联的韵味也面目全非。整个这种脱离云南民众、违反民心民意的举动,使昆明人哗然,纷加指责。

据《滇中琐记》载,当时有昆明文人作打油诗讥讽之:

“软烟袋不通,萝卜韭菜葱。擅改古人对,笑煞孙髯翁。”

诗借谐隐之法,以“软烟袋”“阮芸台”,用以讥讽嘲讽他。

权势不可能永远被阮元拥有,文化不可能永远被强奸和糟蹋,阮元一离任,人们便又把孙髯的长联挂出来了。扇了阮元一耳光。

伟大领袖毛主席非常喜欢孙髯的这副对联,批评阮元改对联是“点金成石”。

出现这种事情,一般人可能认为阮元属于半吊子文人,其实阮元被称为一代文宗,按现在的说法,是高级专家型领导,但这一自负改联的愚蠢行为,却成了云南历史上的一段笑谈。